合唱团_北京合唱团_儿童合唱团_少儿合唱团

李岚清:美育是教育方针的重要组成部分(摘录

发布: 2011-9-22 11:57 | 作者: 377638913 | 来源: 北京国际儿童合唱团

[i=s] 本帖最后由 377638913 于 2011-9-22 12:01 编辑

李岚清:美育是教育方针的重要组成部分(摘录)

艺术和科学是相通的

问:世界和我国的许多著名科学家在艺术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对艺术在人才成长中的特殊作用体会很深,所以他们都十分重视美育和艺术教育。上世纪90年代,由李政道主持、有许多著名的科学家、艺术家、教育家等参加的科学与艺术论坛,连续在北京举办了几届。李政道有句名言:科学与艺术是不可分割的,像一枚硬币的两面,谁也离不开谁。您也不止一次地说过:艺术和科学是相通的。我们应怎样来理解?在大学里,理、工、农、医等各个学科的学子们应该从中悟出些什么? 答:科学与艺术是构成人类世界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两大要素,二者虽然是不同的学科门类,各自独立存在与发展,但又存在着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缺一不可。如音乐与科学,从音乐里不能产生物理方程式或化学反应式,音乐也造不出科技产品。但是音乐里有激活大脑右半球形象思维、诱发出灵感思维突现的特殊能力,从而使人爆发出创新的火花,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在这方面,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来说明问题。例如,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先生,都作过关于科学与文化艺术关系的演讲,很受欢迎。我在清华大学作讲座时,杨振宁先生得知后也来参加。我们交谈时,他说,大提琴家马友友少年时,就有很强的识别“absolute pitch”的能力,并问我这个词用中文怎么翻译?我告诉他应该翻译成绝对音高。这时我意识到,杨振宁先生有相当好的音乐修养,否则不大可能知道这样的音乐术语。李政道先生也非常喜欢绘画,在写给我的信上还有他亲笔作的画。他作过题为物理与绘画的讲座,国画大师黄胄听后很受启发,他生前曾对我说:有茅塞顿开之感。前几年,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同志给我转来丘成桐先生的一份讲稿,题目叫《数学和中国文学的比较》,讲稿论述了数学和文学的关系。丘成桐先生说:数学是一门很有意义、很美丽、同时也很重要的科学。从实用角度讲,数学遍及物理、工程、生物、化学和经济,甚至与社会科学也有很密切的关系。文学的最高境界,是美的境界,而数学也具有诗歌和散文的内在气质,达到一定的境界后,也能体会和享受到数学之美。数学既有文学性的方面,也有应用性的方面,我对这些都感兴趣,探讨它们之间妙趣横生的关系,让我真正享受到了研究数学的乐趣。我国著名的地质学家、前地质部部长李四光同志,也具有很高的音乐修养,1920年他在巴黎创作了我国的第一首小提琴曲《行路难》。我们国家的最高科技奖获得者、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同志,也爱好音乐,小提琴拉得很好,曾登台演奏过小提琴。 我国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同志,不仅是科学大师,而且在音乐、绘画、摄影等方面都有较高的造诣。他早年求学时虽然学的是自然科学,但同时也学过钢琴和管乐,他在上海交通大学学习时,就是一位出色的圆号手,曾是学校铜管乐团的重要成员。钱学森曾师从著名国画大师高希舜先生学习绘画,而且成绩很好,大受高先生的赞扬。他还出版过一本名为《科学的艺术与艺术的科学》的专著,论述科学与艺术的关系。钱学森是这样总结音乐对他的影响的:音乐艺术里所包含的诗情画意和对人生的深刻理解,丰富了我对世界的认识,学会了艺术的广阔思维方法,或者说,正因为我受到这些艺术方面的熏陶,才能够避免死心眼,避免机械唯物论,想问题能够更宽一点、活一点。类似的例子,除了我们国内的,国外的也有很多。例如,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他的小提琴演奏水平相当高;德国科学家、量子论的奠基者普朗克,钢琴也演奏得非常好。他们两个人曾联袂演奏,此事至今仍被传为佳话。爱因斯坦从5岁起学习小提琴,一直到13岁。小提琴是他一生中最喜欢的乐器,据说他几乎没有一天不拉小提琴。他还自己学会了弹钢琴,特别喜欢即兴弹奏。音乐成了爱因斯坦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对他的科学研究工作有很大帮助。 刚刚卸任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原来就是科班学音乐的。他高中毕业后考进享誉世界的朱丽亚音乐学院,学习之余还参加爵士乐队,曾在一些餐馆和夜总会演奏萨克斯管和单簧管。后来,因为乐队不景气,格林斯潘才到纽约大学攻读商业经济。但他终生喜爱音乐。我认为,格林斯潘学过音乐的背景,对他后来成为金融家应该是有帮助的。 以上这些例子,让我想起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的一句非常著名的话。他说:这个世界可以由音乐的音符组成,也可以由数学的公式组成。音符加数学公式,就是真正完整的世界。我们从这里不难发现,科学与艺术特别是科学与音乐,有着相互补充、相辅相成的密切关系。从而也足以说明了理、工、农、医等非艺术学科的学生要有一些艺术修养的必要性。因为学习理、工、农、医专业的人重于逻辑思维,偏于概念,多于分析。前面已经说过,科学上的创新,不能只靠严密的逻辑思维,创新的灵感火花往往依赖于形象思维,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最佳连接与合作,就会创造出奇迹。 总之,要充分重视对大脑的全面训练和开发,利用各种有效手段来全面提高素质。如果能像我国古代知识分子那样,做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当然最好,即使做不到,起码也应该有这样的追求:写一笔好字,唱两句皮黄,跳三步舞曲,听四个乐章。对知识分子来说,尤其要充分认识到,只有专业知识而不懂得审美,严格地说,还不能够算是一个有文化修养的人,或者说,还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高素质的知识分子。对于大学生来说,无论是学哪个专业的,要想成为一名高素质的知识分子,就必须接受一定的艺术教育,具备一定的艺术修养;若要成为某一方面的大师级的人物,就更应如此。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国的人文科学在一段时间里被忽视了,学校教育中重理轻文的现象一度十分严重。这就逐渐造成了我国当代知识分子天然的诗人气质和才华这一传统优势的丧失。殊不知,失去了这种人文优势,也就失去了造就包括科技在内的大师级人才的优势。我们一定要清醒地意识到,重视科学技术固然极为重要,但决不能因此而轻视我国的传统文化和世界上一切先进文化。 我还想谈一个看法:博士这个学位名称起得很好,所谓博士,顾名思义就是一专多能的博学之士。在西方国家,大多数专业(主要是文理学院),其最高博士学位是哲学博士Ph.D)。为什么?我看其中蕴涵一个很重要的道理,那就是若要成为一个大师级的人才,除了专业上的造诣,还必须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这就是我在分管教育时,一再呼吁实施全面素质教育,提倡德、智、体、美等全面发展的用意所在。尤其是知识分子,更应该在专注于学术的同时,加强经典音乐方面的修养。我常常想:如果把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文化素养提高了,找到他们潜在的文化素质传统基因的锁钥,把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新思维发挥出来,再加上认真学习,借鉴国外先进科技和先进文化的成果,中国知识分子对人类所做出的新贡献,必将震惊全世界。